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都市情感  »  第280章 暗欲幽情4_女官韵事(限)

第280章 暗欲幽情4_女官韵事(限)

发布时间:2020-12-17 14:12 : 作者:

第280章 暗欲幽情4 第280章暗欲幽情4 魏冷尧的阳物尤为粗长,龟头如卵蛋般大小,重重顶入顾轻音的小穴时,顶端分明的棱角狠狠擦过甬道内的敏感点,让顾轻音的身子难耐的弹跳起来。 “嗯啊......太深了......嗯......”她被插得下体酸软,鼻尖禁不住发出极尖细的轻吟,比之那些婉转弹唱的淫词小调更为勾人。 魏冷尧看着她轻轻蹙起的眉尖,她的脸微微扬起来,被烛火映衬的愈发娇艳,如朝露中的花蕊,脖颈细长优美,胸口挺起,上下起伏,莓果般挺立的乳尖嫣红夺目。 他的眼眸幽蓝深邃,似一汪深潭,倒映出她荡漾艳媚的身姿,他的手掌沿着她腰际优美的曲线缓缓而上,轻轻划过肋骨,在她乳房的下缘慢慢勾画着,时不时以指尖轻弹丰满的乳肉,却不再有进一步的动作。 顾轻音上下两处都被他亵玩着,喘息声渐高,在欲望的驱使下,她腰肢轻摆,臀部微晃,燥热自身体深处蔓延开来,她清晰的意识到她还想要更多,偏偏他停下来,什幺都不做。 “想要?”他低哑道,硕大的肉棒缓缓退出些许,凸起的边缘狠狠倒刮过甬道内的媚肉,“你多长时间没被男人碰过了?” 魏冷尧的额角覆上一层薄汗,眼眸变深,身下发力,又重重的撞进去,“又紧又湿,”他凑近她,薄唇几乎抵着她的唇瓣,“这才刚开始......” 快感i点迅猛的袭来,她觉得甬道内一片酥麻,他硕大的龟头和肉棒带着水中的湿润插到她的子宫口,几乎要撑爆她,让她忍不住媚吟起来,“啊嗯......不要说,你,啊......” 迷乱中,尚存的一丝清明让她感到羞耻,她明明下定决心不再理会的男人,此时正与她肌肤相贴,火热的欲根深深插在她体内,与她融为一体。 他的手指捏着她的乳尖,在红艳的顶端轻轻拨弄着,令她又痒又麻,“这里,多久没被插过了?” 未等她反应过来,他的另一只手指已随着肉棒一起挤入她的小穴,在媚肉上抠弄着。 她身下的甬道本能的一缩,又带出一股春水汩汩而出,全都泼在他硕大的龟头上。 “这和你没有关系。”她咬牙回道,无奈体内汹涌而至的情潮让她完全没了气势。 他静静看她,几乎是要将她看穿一般的专注,忽而将她揽近,细细的吻她。 不同于他顶入时的粗暴,他的吻轻柔而绵长,仿佛春天的细雨,一点一滴润湿了她的唇瓣,勾起她灵巧的小舌翩然起舞。 “嗯......”她哪里是他的对手,很快招架不住他难得的柔情,口中被他全然侵入,他的气息将她包围。 她的喘息越发明显,开始回应他,与他的舌纠缠不休,抵死缠绵。 他看着她陷入欲望的模样,将她抱在身前,缓缓从木桶中站起来,粗长的肉棒仍插在她里面,薄唇吮吸着她红润的小口。 顾轻音抱着他的脖颈,与他拥吻,丰满滑嫩的双乳与他坚实坚硬的胸肌相贴,莹白的肌肤与他略带伤痕的麦色肌理形成鲜明反差。 她欲火焚身,不能自已,越发用力的攀附在他身上,像藤蔓般缠绕着他。 他却突然退开,肉棒猛的从她体内抽出,她不明所以,身体被一股大力扳过来,却是面朝着屏风的方向。 水眸迷蒙,晶莹润泽,待她看清眼前的场景时,不由得全身一颤。 屏风后居然是一面巨大的铜镜,镜面平滑,清晰的映照出她和魏冷尧的身影。 魏冷尧笔直的站立着,墨发半湿,身上水珠未干,在烛火下闪着微光,全身赤裸的将她托抱在怀中。 番外六 所谓天之骄子(端午打赏章节,主要涉及上官背景及婚姻) 番外六所谓天之骄子(端午打赏章节,主要涉及上官背景及婚姻) 我没有名字,十七年前家乡的一场瘟疫让我成了孤儿,我跟着流浪的人群一路行乞到京城,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夜里,我发起高烧,浑浑噩噩中看到一名白衣少年,墨发及腰,肌肤胜雪,眉眼灵动温和,眉间一抹浅浅绯色,他朝我看过来,温柔的拂过我的额头,我闻到他身上好闻的香味,以为看到了神仙,然后,眼前一黑,人事不知。 醒来时,我已经在一间干净整洁的房内,一位眉目和善的大娘走进来,说我有福气,被小少爷救了,还告诉我这里是上官府邸,京城数一数二的权贵世家。 我从此跟在少爷身边,被赐名天青,成为他的小厮和书童,少爷为人和善,对下人亦很宽厚,对他的救命之恩,我时刻感念于心,就算这辈子要替他做牛做马,我也心甘情愿。 少爷自小饱读诗书,在习武上亦是天赋极高,在京城的世族弟子中很有名望,连一直跟在他身边的我都与有荣焉,我伴着他在灯下苦读,在烈日下练功,在飞雪中射箭,也伴着他纵马踏青,花间饮酒,江上放歌,看着他恣意欢畅,神采飞扬,我一直觉得那就是少爷该有的样子,耀眼夺目,是所有人仰望的对象。 少爷十四岁那年就跟着叔老爷上了战场,且一战成名,所有的人,包括老太爷在内都觉得少年是难得的将帅之才,直到少爷十六岁,老爷突然去世,他毅然决定弃武从文。 从此少爷踏入官场,从最普通的翰林院编修做起,少爷还是那个少爷,依然低眉浅笑,温文柔和,骨子里透着淡然自信,气质越发从容翩然,但我知道,有什幺东西变了。 我也会到翰林院走动,替少爷办点事,不止一次看到少爷对着一对父女出神,偶尔带着笑意,那应该是少爷的同僚吧,年纪却长了许多,那小姑娘年纪倒是很小,眉眼还未长开,却可爱乖巧,扑倒在父亲怀里撒娇耍赖,我想,少爷其实还是想着老爷吧,尽管从前老爷在世的时候他们父子间也并不太亲近。 少爷真的很用心,也很厉害,年纪轻轻官职一升再一升,很得圣心,豫王爷也对他青睐有加,这样的人品自然引得京城闺阁女子春心大动,上门来说亲的媒人络绎不绝,少爷却丝毫不为所动,直到他二十三岁那年,荣升了翰林院的大学士,他的婚事便再也拖不得了。 也就在那一年,少爷带着我外出游历,我们走了很远的路,一路饱览名山大川,直到南巫国的边境处,一座名叫玉玄峰的雪山。 我有时在想,如果少爷没有去雪山,或者当时没有雪崩,没有遇到兰家的人,少爷今后的一切会不会变得不同,可是,没有如果,少爷和我遭遇了雪崩,偶遇兰家两位小姐,是她们救了我们。 当时少爷的情况很危急,几乎命悬一线,我则要好很多,根本没有时间多想,为何兰家姐妹可以调动南巫国医术最精湛的国医来救治少爷,更不知道兰姓就是南巫国的国姓,只觉得少爷好人有好报,遇到了好心人,命不该绝。 三个月后,当少爷终于恢复,行走如常的时候,他告诉我,要和兰家的大小姐成亲,我有些惊讶,但少爷的决定我从来不会质疑,我点点头,看着少爷沉静的面容,上面没有半点喜庆之色。 后来的一切,发生的太快了,快得让我觉得很不真实,那兰家大小姐原来竟是南巫国国主之女,南巫和兴和当时局势紧张,互不通婚,她为了顺利嫁给少爷,认了我朝的一名大员为父,以兴和人的身份与少爷成亲,我觉得这兰家大小姐对少爷也是情真意切了,为了他几乎舍弃了原有的一切,所谓良配也不过如此。 成亲的那日当真是十里红妆,我说不来那种盛况,少爷穿上红色锦袍坐在骏马上的样子,不知惹的多少女子黯然落泪,可又有谁能想到,就在成亲当晚,喜房里忽然走水,少爷受伤,兰大小姐竟像是变了一个人,我冲过去的时候,只看到她笑到泪流满面的样子,美到极致的脸扭曲着,虽然是一模一样的面容,但我知道,她不是兰大小姐。 这件事当时被上官府强压下去,除我以外其他亲历的下人都被遣离京城,我随着府里的人将她安置好,直到数年后才传出少爷和离的消息。 我从来没有打算去问少爷当晚究竟发生了什幺,那是少爷伤疤,少爷不像其他世家公子,他从不在女子身上耗费时间,或者说他极少与女子亲近,答应与兰大小姐成亲已是出人意料,却落的如此收场,那之后,少爷与女子的接触更是少之又少。 老太爷过世后,府里全由少爷撑着,夫人很少过问少爷的事情,只是看着少爷如今仍是孤身一人的我难免替他惋惜。 少爷做的很多事我都知道,但我从不过问因由,少爷自然有他的道理,他人这幺好,老天定会为他安排一段良缘吧。 分享链接:http://ddd002.com/html/article/index6735.html
上一篇:第281章 暗欲幽情5_女官韵事(限) 下一篇:第27章 轻音报复_女官韵事(限)